哈尔滨手递手报纸,出租-出兑-招商-招聘
广告办理电话

联系人:马超

电 话:15945663032

微 信:15945663032

传 真:0451-55185050

邮 箱1002382318@qq

地 址:哈尔滨市一曼街2-30号(哈尔滨手递手报社总部,商务部)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日 :7:00-24:00

谁来拯救诚信-哈尔滨手递手,哈尔滨手递手电话

作者:手递手

[漂泊杂谈]谁来拯救诚信?

——衡南农行剥离不良资产造假帐,金融诚信何在  

文/手递手

在中华民族五千年历史长河的流淌过程中,“一言九鼎”、“一诺千金”、“言必信,行必果”一直都是华夏儿女所推崇的道德规范。所谓“诚为天下士,誉从信中来”,就是中国诚信历史写照。然而,随着人类的不断发展,特别是中国改革开放步伐加快的今天,“失信”行为却频频出现:豆腐渣工程、虚报假瞒、合同违约、债务拖欠、商业欺诈、假冒伪劣商品、盗版影碟以及制假造假等等,已成为当今社会见怪不怪的事。人们都在为现代社会风气患上“诚信饥饿症”而惶惶不安……

   据国家权威机构统计,信用危机给我国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中国每年的失信行为(如逃避债务、合同欺诈、制假造假等)直接、间接造成经济损失达6000亿元,这相当于中国年度财政收的37%,由此可想,诚信不光是道德理论问题,而是直接影响着国民经济发展,甚至是构建和谐社会的一道门槛。

   我就是一个因银行在剥离不良资产造假帐而吞食了我财产,并给我巨大精神折磨的受害者:

   2004年11月22日,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长沙办事处将中国农业银行衡南县支行(以下简称农行衡南支行)2004年6月份转移给该公司的1.55亿元剩余债权向社会公开拍卖。这个资产包被一位叫谢东北的人以个人名义买下。我从报纸上看到此消息,于12月4日从谢东北手中购得其中衡南华丰毛制品厂(原名为衡南县泉溪镇锗鬃加工厂)连本带息共计885.7433万元的债权。

   我当时的想法其实很单纯:一来我是当地人,债务企业也是我们镇上的。二来我在镇上有不少亲戚在家歇业,我想通过今后的企业改制转变经营方向来使企业“起死回生”,也可以解决镇上人和我的亲戚就业问题。

   当年12月8日,我拿着该债权的资料向该企业主张债权时,现任厂长颜华对照农行提供的债权资料发现该厂欠债务根本没有那么多。

   商讨之中,我们共同发现1993年1月30日编制的贷款金额为20万元和1993年3月21日编制的贷款金额为30万元两张贷款凭证上的4枚厂方印鉴都不符。而在此之前,银行把这份债权转让出去时也没跟厂里确权。其中29份债权合同里,有28份合同盖的公章不是工厂的公章。

   在主张债权得不到的情况下,我又去找转让人谢东北,也同样遭到拒绝,我只得向司法机关寻求援助。2005年4月26日衡阳市公安局对我送交的两张贷款合同中的泉溪镇猪鬃加工厂的公章和3个私人的业务印章均与该厂原始公章、私章不符合。这一事实实际证实:农行衡南支行已经涉嫌造假。

   事发后,我多次找长城公司及谢东北协商,他们均以该案因涉嫌农行造假行为而产生。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我于2004年底至2005年5月份先后多次找农行衡南支行交涉均未果。

   2005年7月26日至10月19日,我向农行衡阳分行、湖南省分行逐级十多次投诉,请示解决此事,却得到农行衡南支行呈报上级银行倒打一耙的诡辩报告:

   1、债务人“衡南县泉溪镇猪鬃加工厂”于1998年开始关停倒闭,无法盖章,只好采用变通手法为企业“雕刻”了公章,并为企业确权;

   2、企业借款余额与农行衡南支行剥离贷款509.6万元金额相符;

   3、不存在虚增剥离,29笔合同均属事实。

   为了戳穿农行衡南支行的上述谎言,我又不得不历经艰辛收集证据及债务人的举证:

   1、债务人“衡南县泉溪镇锗鬃加工厂”(2004年3月份更名为衡南华丰毛制品厂),自1982年建厂至今,从未间断法人主体、法定代表人、生产经营正常维持(衡南县工商、税务机关有档可查)。显然农行提出的该厂“倒闭”是莫须有的。

   2、债务人反复强调企业欠农行的贷款只有400多万元,与农行所述509.6万元数字相关甚大。作为放贷的金融农行只要核帐,金额上的谁是谁非岂不就能见分晓。然而,农行衡南支行只是口头同意对帐,却迟迟不拿出原始凭证来对帐。难道农行衡南支行本身还有诈?

   3、从农行转移出来的债权资料,借款合同29份,其中28份盖上伪造的印章,29份借据其中2份盖上了伪造的印章。

   尽管这些证据足以证明农行衡南支行涉嫌造假账、非法刻制印章,但是我一而三再而三的上访和投诉却始终没有得到农行的各级领导的重视。

   事发日至今已有三个年头,这三年来我放弃了不少经营及生意,为诚信讨公道,却深深陷入了农行造假我蒙受巨大损失的怪圈,在维权路也同样举步为艰。我先后数十次向农行衡阳分行、农行湖南分行、中国农业银行及国家、省、市银监会频频举报反映,可都是杳无音讯、石沉大海。我经常在扪心自问,我之错在哪里?我的初衷愿望只是想拯救一个企业解决些下岗工人再就业,说大一点就是实现一下办企业富民强镇的愿望。然而,仅因为农行衡南支行的造假让愿望破灭并使我陷入困境,而我所面对的又恰恰是一个所谓国有银行“家”大“业”大的强势金融企业,我作为一个弱势公民又如何与之对抗……

   去年,在我投诉无门上访无路一筹莫展的关头,中国有正义感、有良知的强势新闻媒体对此事进行了大胆提示和深度报道、直白评论、深入采访:《哈尔滨手递手报纸》、《第一财经报》、《南方日报》、湖南经视、《法制文萃报》、《潇湘晨报》、《镇江日报》、新华社等等纷纷举起正义之旗。他们的报道给了我维权的信心和力量,特别感动的是,有好多次我在行走路上和乘坐火车车上都会遇到此类热心的观众、读者和市民,他们详尽追问我的苦酸遭遇,不时鼓励我为诚信而战,使我深深地体会到社会舆论和广大市民大家都广泛地关注着我的不幸遭遇,其实质也就是关心社会失信这个严峻的社会问题,大家的愿望都是一致的,重视中国诚信建设,藐视失信,鄙视造假,希望农行不负社会民众的厚望,敢于认错纠错。否则,金融企业将失去的不只是诚信,失去的将是竞争力,失去的将是整个市场和广大的储户。

   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决定》,提出要“加快建设企业和个人信用服务体系,建立信用监督和失信惩戒制度”。党的十六届四全会又提出了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目标和任务。胡锦涛总书记特别指出和谐社会框架,应该是:民主法制、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的社会。这无疑成了构建和谐社会的总号令。

   然而,构建和谐社会同样任重而道远,我愿将我遭受失信造假所蒙受的苦痛公布于世,愿让世人来开展诚信与失信的广泛讨论。诚信的道德范畴是什么?失信、造假将危害仅仅是物质吗?它对人们精神空间的污染有没有?长久下去会不会危及整个国民经济建设?会不会使中国失信于国际社会?危及的会不会是中国几千年文明发展史。

   由此可见,金融失信不除,危及的绝对是整个国民经济发展,就我所经历的这件事,我想向天下苦诉:谁来拯救中国的诚信,谁来拯救因失信而危害的我和广大诚信百姓……哈尔滨手递手15945663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