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手递手报纸,出租-出兑-招商-招聘
广告办理电话

联系人:马超

电 话:15945663032

微 信:15945663032

传 真:0451-55185050

邮 箱1002382318@qq

地 址:哈尔滨市一曼街2-30号(哈尔滨手递手报社总部,商务部)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日 :7:00-24:00

没文化真可怕-哈尔滨手递手报纸推送

作者:手递手来源:原创
文章附图

最近北京的高考状元的一席话火了,让小伙伴们热议和深思,“有文化”的好处。可是手递手报纸君非要反其道而行,和你聊聊,那些年我们吐槽过的“没文化”的可怕。




1

老太太,往飞机发动机里投硬币,没文化,让你送命


手递手报纸君,最近看到一则“老太太,往飞机发动机里投硬币”的新闻,只看标题,没点开之前,我在想:No zuo,no die,厉害了,老太太,可能她是坐惯了公交,以为上飞机也要投币吧。


点开了之后,才知道,这位八旬老太,为她这次起飞“祈福”,竟朝所乘的飞机发动机撒了一把硬币,准确的说是九枚硬币,所幸被其他乘客发现后,及时通知机组人员,把硬币取出,飞机延误五小时,维修费一百来万。





听起来老太太这种“保平安”的愚昧行为挺可笑的,但小伙伴们有没有想过,万一没有人发现哪,飞机照常起飞了,后果将不堪设想,那这九枚“夺命硬币”可能夺走飞机上一百多条无辜的性命。


发动机相当于飞机的“心脏”,几枚小硬币就能造成飞机失速。光是想想就觉得后怕,老太太的“平安祈福”,将变成一场无知带来的杀戮。


小伙伴们不禁大呼:没文化,真可怕。


这种没文化,源于缺乏基本的乘机常识,而肆意的投币祈福,又是一种愚昧又偏执的“精神返祖”。当常识匮乏,遇上迂腐昏聩,让老太太对未坐过的飞机产生了恐惧,转而去求助举头三尺的神明庇佑。


我想没准还真因“神明庇佑”,没把“鸠拙”变成“事故”,事后老太没准还要在佛前烧香叩拜,感谢神明保佑那。


手递手报纸君觉得,有信仰没有错,但错在用虔诚的信仰,当做自己盲目无知的挡箭牌,误把飞机的发动机当做寺庙的功德箱、广场上的许愿池。


当愚昧与信仰,傻傻的分不清时,当无知与安危,紧密的挂钩时,真是不自救者,天难佑啊。





手递手报纸君觉得,即使在21世纪这种“百度一下,就知道的”知识信息时代,也有很多思想闭塞,缺少文化常识的人存在。在乘客素质良莠不齐的情况下,机场可以考虑在候机时,以广播来形式,来给乘客们提前科普下乘机常识,并做一些预防和应对措施。


比方说对于这次“撒币门”,机场可以考虑,用封闭式客梯车,机务专人看守发动机,再或者是更“人性化”一点,机上增设祈福箱等,把这种“没文化”带来的经济损失,降到最低。


手递手报纸君,温馨提示那些“惜命”的小伙伴们,如果对飞机的安全系数抱有怀疑,大可选择乘坐动车或高铁,现在高铁也提速了,方便快捷不输飞机,不过乘高铁也不可以开窗透气哦,就酱!





2

印尼人喝假酒,没文化真“要命”


记得爸爸前几年公派出差,技术支援印尼一新建电厂,给他们做调试指导。一次打国际长途回来说,他们一个技术员被遣送回国了。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一天几个电厂附近住的村民,向他们技术员再三求了一小瓶工业酒精,由于语言不通,也没说用途,就乐呵呵的拿走了。


而电厂常用工业酒精来擦洗一些热工元件,小伙伴们基本都有这个常识,工业酒精碰不得,它和市面上的白酒不是一类东西,内含有甲醇等有毒物质,万万是不能入口的,万一误食中毒,轻则昏迷失明,重则致命。





印尼一个伊斯兰国家,除了宗教限酒外,酒水也很贵,基本上市面上只有啤酒,而白酒什么的,都得靠进口,价钱也贵的可想而知。


谁知道印尼人贪便宜又无知,想用工业酒精替代白酒,他们以为工业酒精就是像医用酒精一样,是浓度高的白酒,故兑水邀了几个人痛饮,结果九死一伤。当地警方调查,工业酒精是从附近电厂流出的,涉事的技术员最后也被遣送了。


小伙伴们,不仅唏嘘:没文化,真要命啊!~


偷喝工业酒精,非死即残的悲剧,在国内也层出不穷,我们常常在新闻上看到,农民工、打工仔为解馋兑饮假酒,一两“烧酒”下肚,致双眼失明。


手递手报纸君不禁想,为什么一些社会阶级越低的人,越会受“没文化”的伤。这里的“没文化”,指的是缺少生活和安全常识。




俗话说“无知者无畏”,他们可能会为贪一时之快,而不计后果,从此深陷痛苦的泥沼中不能自拔,失去了劳动能力不说,可能还让本不富裕的家庭负债累累。


所以说,没“知识”不要紧,但不能没“常识”。没常识带来的祸端,可能会招致一系列的家庭悲剧。而没“常识”往往和没接收过良好的教育有关。



3

义务教育是为了教会,“有形的知识”和“无形的文化”


去年,哈佛毕业典礼上,中国大陆首位登上该演讲台的学生何江的一席话,让小伙伴们深思。


作为一名从湖南农村长大的生物学博士生,何江用他从小生活在闭塞的小山村里,被蜘蛛咬伤的往事,引出知识传播、知识分布资源平衡的重要性。

在他被咬后,母亲没有为他请医生,而是用当地的土方法——火疗。母亲用酒浸过的棉纱绕着他的手,缠了好几层之后,让他咬着一根筷子,点燃了棉纱。

火烧的这股灼痛,让他想要大叫,可他只能束手无策的盯着自己正在被火燎的手,两分后,母亲熄了火。

现在我们知道这有多危险,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致残。可在那个偏僻又落后的山村里,没有良好医疗资源的分配,村民思想固化,现在仍有用这种冒险土方法来治疗虫咬。虽然我们知道,这也是有一定的科学依据的,高温可使蛋白质变质。

后来,何江通过学习知道了,对付虫咬还有很多更科学合理、既不痛又不危险的治疗方法。

所以他不禁在想,为什么那个时候他不能接受更好的治疗,去替代这种极端又弊利悬殊的土方法那?

换句话说,如果何江的母亲,知道更合理更安全的法子,一定不会去冒险一试。而他早年就吃亏在万恶的民间偏方上,吃亏在生活于接近封闭又没常识的环境下。如果他知道更正确的应对法的话,可以立即阻止母亲的行为。

手递手报纸君觉得,如果何江没能走出大山,没有用知识来改变他自己的命运的话,他早晚也会被这闭塞的环境带来的“愚昧”,同化了自己的思想。如果再被蜘蛛咬伤,他依然会用最危险的土方法来解决。

手递手报纸君不禁在想,缺乏“常识”,除了是地域带来的弊端外,是否也和没接受过良好的教育有关哪?

为什么国家规定,我们一定要受满九年义务教育,我们到底从中教会了我们什么?是背会小九九,熟读几首诗,还是能算出物体受力的大小,或是写出个化学方程式?




片面的说可能是这些,但义务教育的真正意思是,教会我们有形和无形的知识。


除了识文断字外,还教会了我们辨是明理,从小塑造正确的价值观,就算涉及我们没接触过的事物,我们也会在求知过程中,学到的如何利用现有资源来解决问题,而不是想当然的相信没科学依据的古法,或是闭门造车。


有形的知识,可能会遗忘,但这种无形的学习能力,是日后受用一辈子,深入骨子里的东西。除此之外,接受教育,在一定程度上,会使我们少了很多因缺乏常识,而招致的比悲伤更悲伤的事故。


小伙伴们,你能点开看我的文章,说明你是生活在物质环境都较为舒心的大环境里,起码你手上拿着手机,正在连着网,有疑惑也可以随时求助“度娘”,方便得很。


所以说,你在有条件能受到良好教育的情况下,就好好珍惜吧,别犯“老大徒伤悲”的傻!